当前位置:散文网 > 情感文章 >> 美文欣赏 >> 正文

桑子花开

时间: 2015-6-8    阅读: 次    来源:

又到了百年一次的天庭盛宴,整个仙界都热热闹闹。

云汐怀抱落雨琴漫步在南陌古路,大家都去准备盛宴的事宜,而她因生性散漫,不喜热闹,便独自一人来到了古路。这里是她与凤九渊约定的地方。

微风拂过,一片花瓣落到了云汐怀里的琴上。脚步一顿,抬头看到了那棵已花开满枝的桑子树。

凤九渊,又是桑子花开,已过了五百年,你何时回来。

千年前,云汐还只是个精灵,无多高灵力,每日偷懒,从不努力修炼。

一日,为了躲开每年一次的灵力测试,云汐偷偷的跑到了仙界边缘DD泠崖。

泠崖乃是仙界一处荒凉之地,下面雾气缭绕,深不见底。即便是仙人亦不敢下去,传说下方是虚无世界,若是下去,便再无法上来。

云汐是所有精灵中最懒最弱的一个,却偏偏也是长老最喜欢的,平时对她管教甚是严厉。若是测试不合格,当然也是被罚得最重的。

云汐撇了撇嘴,做精灵也没什么不好的,为什么偏得成仙呢。况且升仙之时还要忍受剔骨之痛,度五雷轰顶之劫。

正当云汐无聊的坐在崖上之时,突然一阵狂风刮过,只一瞬便消失了,接着云汐就感觉似有一股力量包裹住她,随后她的身体便不收控制的向崖下冲去。

她那点微弱的灵力在这股力量前根本无法保护自己,只能任由身体下坠。耳边风声做响,刺得脸颊生疼,连喊都无法。

不知过了多久,云汐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蹭自己的脸颊,毛茸茸的。伸手一抓,抓到了一个软软的东西,迷迷糊糊的睁开眼,透过迷蒙的雾气,隐约的一个男子的脸映入眼睑。云汐吓了一跳,揉了揉眼,再度睁开,原来是一只红色毛发的貂儿。

通体火红色的毛发,额间一撮黑色闪电印记的毛。身体小巧,只有手掌大小,此时正用那毛茸茸的小脑袋蹭云汐的脸颊。

揉了揉额头,云汐做起来,环视了下四周,依旧是泠崖,可是自己不是掉下崖了吗,那股庞大的力量应该不会是梦啊。

摇了摇头,反正自己现在没事,就不管了。侧身一把就将小貂提起来,举到脸前:“小家伙,你怎么会在这里,这里不是禁止任何生灵来吗。”

“吱吱”小貂似乎不满意云汐抓着它的脖子,对云汐张牙舞爪。若不是不会说人话,云汐早就挨骂了。

云汐不满意小貂的态度,又用手掐了一下貂儿的耳朵,貂儿的身体一震,继而两只前爪抱在一起,两眼水汪汪的看着云汐,还不忘点头示好。

这下满意了,云汐抱着貂儿向灵界走去,一边抚着貂儿柔软的毛一边道:“以后你就跟着我吧,像你这样没有一点灵力的兽我还真没听说过。”

云汐将貂儿抱回了灵谷,刚到谷里,就听一声怒喊:“云汐,你又给我偷懒!”随后冲出一吹胡子瞪眼的老头。正是那对云汐的修习甚是严厉的长老。

“咦。”刚冲过来的长老看到云汐怀里抱着的貂儿,顿时满脸疑惑。连刚刚想好好教训一下云汐的初衷都忘了。

“云汐,这貂是哪来的,居然一点灵力也无。”

“后山捡的。”云汐一脸平静的说,没有将自己被一股力量拉下悬崖告诉长老。不知为何,潜意识里云汐不想让长老知道。

“凤貂喜食毒血,虽说这貂没有灵力,或许是凡间之物,不过也应差不多。莫不是你想喂养这貂?”凤貂齿含剧毒,血可解百毒,毛发冬暖夏凉,稀世珍贵,但却每两日必要食一次毒血。

这小家伙居然是凤貂,云汐点了点貂儿毛茸茸的小脑袋,取笑道:“你恐怕是凤貂中最奇葩的了。”

无视貂儿那愤怒的目光,云汐点了点头,“好,那就用我的血来喂养它。”

自从云汐有了貂儿,便再也没偷跑过,因为她需要长老手中的毒药。

灵谷里的千年灵药很多,要配制成毒药也很简单,但却不是极品。虽然平时貂儿总是惹她生气,但她却依然要给貂儿最好的。

云汐乃是树灵幻化而成,体内的灵力纯净得无一丝杂质,以她的血掺上长老的毒药对凤貂来说最好不过。要知道,长老的药是天帝所赠,可以说是仅次于凤貂的齿毒,不过若是用得合适,也会是弥足珍贵的补药。

就这样平平淡淡的,时间流逝,一眨眼,云汐已养了貂儿一百年。

在这百年间,云汐不断的以自己的血来喂貂儿,手腕都是疤痕。

长老非常不满云汐的做法,云汐为了貂儿,自己的手腕已是伤痕累累,好在每次貂儿所需的血不多,加上云汐努力的修习,身体并没有不适,长老这才没有说什么。

“小貂,你给我过来!”云汐双手叉腰站在一块大石上,气息微喘,洁白的脸上泛着红晕,额头还有几滴汗珠,衣服还湿了好大一片。

“吱吱、吱吱……”

貂儿在距云汐不远的一棵树上站着,毛发有些湿,滴下来的水有些黑。

两只前爪放在圆滚滚的肚子上,本是要学云汐两手叉腰,但它的前爪有点短,加上肥嘟嘟的身材,没办法,只好勉强放在肚子上了。还不断的的吱吱叫,似是在笑话云汐。

云汐一见更生气了,小貂经常自己跑出去玩,这次居然给她弄了满身的灰尘,毛发都通不开了,就想给它清洗一下,它不但不配合,还咬了她一口。

这貂儿虽没有灵力,但跑的却是飞快,以云汐的灵力居然还追不上它。

“云汐。”正在此时,长老从远处走来,手里还拿着什么东西。

跳下大石,云汐向貂儿走去。

这次貂儿没有再跑,貂儿看了一眼长老,耳朵动了动,眼里闪过一丝暗芒,很快就消失了,随后任由云汐将它抱下树。

云汐抓着貂儿的尾巴,就那么头朝下的拎着,也不理会貂儿的挣扎,将貂儿扔到笼子里,上锁,转身就走,随着长老去大殿里。

金乌西落,月桂东升,貂儿无趣,早已在笼内睡着。

待到云汐回来时,脸色苍白,精神不振,连晚饭都没有吃,就直接睡下了。

夜半,天气微凉,云汐只觉浑身难受,如同掉入冰窖一般,不断辗转。

忽然身上一紧,一股温热传遍身体,很舒服。云汐微叹了一口气,向热源处动了动,脑子有些迷糊。

过了一会,云汐突然睁开眼睛。

“傻丫头,这么久才察觉到有人,警惕性还真是不高啊。”拥着云汐的手臂松开,随后坐了起来。

云汐赶快起身,看着坐在床上的陌生男子,皱眉问道:“你是谁?”

她的屋子有结界保护,一般人根本无法闯进来。

男子低低的笑了下:“你每日都与我在一起,你说我是谁。”声音慵懒带着磁性。

眼前的男子唇红齿白,身材修长,一身红衣,一头红发随意的散着,此刻正噙着淡淡的笑意看着她。

为何这男子给她的感觉如此熟悉,眼角扫到那关着貂儿的笼子,此时哪里有小貂的影子,而那锁却是完好无损。

注意到男子额头那黑色的闪电印记,云汐瞪大了双眼。

“你、你是小貂!”

男子缓缓靠近云汐,靠近她的耳边低声道:“我叫凤九渊。”

一点灵力也无的貂儿居然能够幻化成人,云汐陷入了震惊中。要知道,在这个三界九荒中,一妖若要完全修成人形,至少需千年时间。

云汐发现小貂时,还只是一只发育未完全的凤貂,况且并无灵力,到如今仅有百年时间,竟已能化为人形。

突然一阵眩晕感传来,云汐只觉眼前一白,随后便没了知觉。

凤九渊伸手接住了云汐倒下的身体,伸手轻轻的点了下云汐的额头,随后浮现了一道红色符文,印在了云汐的额头上,缓缓的消失。

“怎么就不知道爱惜一下自己的身体。”凤九渊无奈的叹口气,将云汐轻轻的放到床上,为她盖上被子。

微微抬手,一阵红烟过后,一只通体火红的貂儿趴在床上,紧挨着云汐睡去。

翌日,云汐醒来,昨日的疲惫已完全消去,身体充满了力量,灵力又上升了一大截。云汐不仅有些纳闷,这次身体恢复的好快。

刚要下床,侧头看到小貂趴在床边睡得正香,刚要抱过来,突然想到昨日明明将貂儿锁在了笼子里,现在却在自己身边,脑海浮现出一红衣男子。

“凤九渊?”云汐试探的叫了声。

貂儿的耳朵微微动了下,便没了反应。

云汐抱起貂儿,戳了戳貂儿毛茸茸的额头。貂儿只是哼叫了声,连眼都没有睁,继续睡。

今日小貂怎如此无精打采,云汐划破手腕,将血滴入放了毒药的杯子中,放在貂儿的鼻前。

闻到味道的貂儿总算有了反应,由着云汐拿着杯子,凑过去喝完后,又接着睡。

云汐实在是不放心小貂自己,便抱着貂儿随她一同去大殿修炼。

云汐努力修炼的原因其实不止是因为貂儿。听长老说,最近星象有异,怕是仙界要有一场浩劫。而云汐作为盘古开天辟地后拥有最精纯灵力的树祖的后代,是唯一能够守护天界界石的人。不过,前提是云汐拥有足够的灵力。

界石是守护天庭的结界的源泉,只要界石在,并有最精纯的灵力掌控,那么,天庭也就无忧,整个仙界也无事。

如今,界石就放置在灵谷的大殿内。

为了更好的与界石融为一体,云汐每天都会先将灵力全数注入界石内,然后坐在界石旁的玉石上,接受界石带来的冰火两重天的试炼。

在试炼中,由于灵力已近空虚,只能靠肉体承受,极力调动灵力,置于死地而后生,每天都会承受极大的痛苦。

貂儿就趴在殿内的椅子上,听到云汐低低的抽气声,睁开了眼睛。

只见云汐脸色苍白,平时那晶亮有神的眸子紧紧的闭着,额头汗珠滴落,似是在极力的忍受痛苦。

貂儿就那么定定的看着云汐,终于,界石没了反应,云汐的试炼总算结束。

由于灵力用的过多,刚刚的试炼另身体虚弱不已,刚站起身,腿软一个没站稳,身子跌入了一个温暖的怀里。抬眼,对上了一双如星光一般璀璨的眸子,眼角上挑,带着一丝慵懒与魅惑,映衬着一张绝美的脸庞。笑起来灿若编贝的齿好看的让人睁不开双眼。

“凤九渊!”云汐惊讶的叫道。

“不用叫这么大声,我听的到。”言罢凤九渊轻轻的为云汐拭去汗珠,道:“为何如此拼命修炼,就为了守护天界吗?”

云汐很不雅的朝天翻了个白眼,谁叫你突然出现。“因为这里是我的家,我当然要守护了。”

性子单纯的云汐并没有多想为何一只无任何灵力的貂儿会幻化成人,只当这只貂儿比较特殊。

凤九渊的眼睛暗了下,随即恢复常态,低低的说了句:“若是有一天天界被毁,你会怎么样。”

不过疲累的云汐并没有听见。

轻轻鸟鸣,阵阵花香,一只蝴蝶翩翩飞来,落在正熟睡的云汐的睫毛上。悠悠转醒,云汐立即向身边看去。

旁边早已没了凤九渊的影子,貂儿也不在。云汐找遍了灵谷,却依旧没有发现凤九渊,如今凤九渊身受重伤,究竟去哪里了?不知为何,云汐心里隐隐有些不安。

“云汐,仙界危难,快随我去大殿。”长老急急从远处奔来,抓住云汐的手臂就向大殿奔去。

“长老,出什么事了?”

“被封印在虚无界的魂尊破开封印,此刻天帝正与他对抗。”长老急得满头大汗,一边走一边为云汐解释,“如今你已修得仙身,快去守护界石。”

待得云汐来到大殿后,长老立即撑起结界,保护云汐与界石。

将手轻轻放在界石之上,淡绿的光芒缓缓浮现,包裹住界石,渐渐融入其中。瞬间,一股磅礴的能量喷涌而出,笼罩住整个天界。

泠崖之上,天帝正与魂尊对峙,感到界石所发出的力量,深深地松了口气,这下,没什么好顾虑的了。

魂尊见此,嘴角缓缓勾起了一抹嘲讽的弧度,他被封印几万年,以为他就这么来吗。

魂尊冷笑一声,直接飞入仙界,天帝见此一愣,怎么回事,界石的力量已经被激发了。

起身刚要去追,立即止住脚步。

“吼”一声冲破天霄的兽吼,响彻天际。随后一只浑身火红的巨貂从泠崖之下飞出,足有一人之高,正虎视眈眈的盯着天帝。这貂……

云汐刚刚将灵力注入界石中,就感觉似乎有些不对劲,为何界石会如此排斥她的力量。只见浓郁的绿光中带着丝丝红烟,再一用力,一道白光直袭云汐心口。

躲避不及,身体不收控制砸到大殿柱子上,一口鲜血喷出,云汐只觉脑中一片空白。

“该死的。”长老见此咒骂了声,刚要到云汐身边,一道红色身影却是快他一步,扶起了云汐。

“凤九渊!”云汐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凤九渊居然拿着匕首横在自己的脖子上,此时的凤九渊哪还有当日的温润,暗紫的眸子充满了阴鸷,满脸的冷漠。

“小心!”长老倾尽全力朝凤九渊袭去。

“不要……”云汐来不及阻止,鲜血染红了云汐的白衣,凤九渊缓缓的朝下倒去。

“我终究不忍下手。”凤九渊缓缓说到:“对不起,我便是魂尊,当初接近你只是为了你的血,你的血是解开我封印的关键。”凤九渊声音带了些颤抖,脸色苍白,身体渐渐变冷。

“不要说了,我……”云汐急着深出手腕,要凤九渊继续吸食她的血。

抓住云汐的手,凤九渊摇了摇头:“不必了,我已离开凤貂的身体,你的血已无用。当初故意让你与界石的力量融合,只是想杀了你,来永久毁了界石,你……一定恨我吧。”嘴角挂着笑,苦涩的看着云汐。

双手握拳,云汐紧紧的咬着下唇,红着眼睛,没有回答。

“桑子树,虚无与仙界唯一的联系,待到那桑子花开,我会再来寻你,下一世我定不负你……”暗紫的唇贴近云汐的耳边,轻轻的承诺。

身体缓缓消失,化为一阵烟雾,消散在这天地间,似是从没有来过一般。

云汐跪在地上,眼泪簌簌。

自那以后,云汐每年都要去南陌古路,呆在桑子树下缓缓抚琴,守护桑子树,不断的等待。

终有一日,经过五百年,满树的粉色花朵,带着希望,绽放在南陌古路,正是那桑子花。

凤九渊,又是桑子花开,你何时才会回来……

后记

星光璀璨的夜空,一道流星横空划过,火红的光芒,渲染了半边天际,飞入了一座屋子里。

“阿汐,我已再不是虚无之主,只是一缕魂魄,无形无态,不能保护你,你可还要我?”

“哎……这一生,怕是除了我,再不会有人要你了。”

柔柔的声音越过南陌,越过桑子树,伴着满地的花香,散遍天地间……

原创作者:一世迷离

相关阅读

情感故事  情感日志  爱情文章  亲情文章  友情文章  情感美文  美文欣赏  
经典语录小学作文心情日志情感日志qq空间日志中学作文幸福日记现代诗歌优美语句伤心日志读书名言高中作文亲情文章快乐日记爱情语句非主流日志大学作文优美散文qq日志友情文章爱情诗歌唯美句子名言警句英语作文伤感散文情感美文难过日记爱国诗歌感悟语句搞笑日志感情名言文章荟萃无聊日记空间文字爱情名言
提供精选散文,情感文章,心情日记,诗歌大全,经典语句,qq日志,名言大全,优秀作文,伤感日志,经典文章,网站地图,tag,在线阅读
散文网-经典散文推荐 www.sanwendaquan.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0 sanwendaqu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4029310号-4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