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散文网 > 经典文章 >> 故事会 >> 正文

革命友谊

时间: 2015-4-15    阅读: 次    来源:

父亲和母亲认识的时候,母亲29岁,父亲30岁,是那个时代典型的“剩男剩女”。

他们认识的时候,母亲在村里当小学老师,父亲在县城中学教书。他们的第一张合影,就是结婚照。照片上,母亲羞涩地笑着,父亲则一本正经地坐着。照片旁边,郑重地写着四个字:革命友谊。

他们的“革命友谊”到底有多深,我不太清楚。只是从大人的嘴里,加上自己所见,我知道了他们婚后的许多故事。

结婚后,父亲开始了“友谊的征途”。每个周末,他都从县城出发,千里迢迢到村里与母亲相会。同事们笑他,说小两口刚结婚,等新鲜劲儿过去了,就不必每周都回去了。也有同事提醒他,学校的乒乓球室刚开,周末可以去打打球。村里的人也说,这么远的路,哪能每个星期都回来呢!

每个周六下午5点钟,学校放学,父亲就出发了。他走过半个县城,爬过两个山头,经过一片坟地,再穿过两处桑林,才能到家。有母亲的地方,就是父亲的家。到家的时候,差不多是夜里10点钟。从我记事时起,就习惯于在周日早上醒来时,看到父亲在院子里忙活,剁鸡菜、扫院子、垒院墙... ...母亲则在厨房里烧火做饭。他们之间的话很少。早饭后,父亲去山上搂草,搂一大捆,背回来,在院子的一角堆成高高的草垛,那是我们家做饭的燃料。然后父亲会到自留地里,种菜、浇菜。我记得他挑水浇白菜,挑了一担又一担,白菜垄里仿佛都渗不下水了。旁人劝他,水够了。他说,一次浇足了,这样就算旱上一周,也不碍事。如果是下雨天,他就待在屋里,教我念“慈母手中线”... ...我小时候背下的许多诗,都是在下雨天学会的。下午1点钟,我们吃午饭,对父亲来说,也是晚饭,饭后他就要返校了。他所在的学校在每个周日晚上6点钟,准时开办公会。

记得那次午饭我们吃瓜菜,是红红的方瓜菜。母亲破天荒地加了糖,甜丝丝的。父亲吃了一大碗,说好吃,让母亲再给他盛一碗。那天父亲一共吃了5大碗方瓜菜。母亲在旁边看着,笑眯眯的,她让父亲再吃些火烧,父亲摸着肚皮说:“太撑了,吃不下了。”母亲就起身,将火烧包起来,放在父亲的包里,嘱咐他晚上饿了吃。父亲走了一个多小时后,母亲才发现,火烧不知什么时候放在灶台上了。母亲一愣,安排我去邻居家玩,她则拿着火烧,匆匆追赶父亲去了。

我不知道母亲是以怎样的速度追赶父亲的。我只知道她在经过两片桑林,一片坟地后,在半山腰上,看见了父亲。父亲当时正坐在路旁歇息,看见母亲时愣住了!他迎向母亲,发现母亲的头发已经被汗水湿透。母亲将火烧递给父亲,只说了一句话:“你呀!”父亲摇摇头,接过来,取出两个,剩下的硬塞给母亲,也说一句:“你呀!”又嘱咐:“赶紧回去,天要黑了。”母亲点点头,转身往回跑。父亲拿着两个火烧,双腿仿佛充满了力量。母亲赶回来时,我已在邻居家睡着了。

直到我上了小学,父亲才结束他的步行征途。那时候,我们家的经济开始好转,父母的收入有所增加,因盖房欠下的债务已经还清,父母双方家里的负担也减少了。那天,父亲是骑着自行车回来的。这对我们家来说真是一件大事。一家人围着那辆凤凰牌自行车,看了又看,笑了又笑,为父亲可以在路上省下几个小时而欣喜不已... ...

这些故事很久远了,之所以想起来,是因为有一天我开车带着父母回老家,路上走了近两个小时。我想起一个问题,问父亲:“那时候,你每周待在家里的时间,跟路上步行的时间差不多呀!”父亲点头。我问:“累吗?”他摇头:“不觉得。”我问:“是爱情给了你动力?”他瞪了瞪眼睛:“我总得回家帮帮你妈,那么大一摊子,她哪能忙得过来。”

费那么大劲儿,只为回家浇一次白菜,搂一捆草... ...父亲的回答让我觉得心头湿漉漉的。

空间不是隔断爱情的理由,爱情可以用脚步丈量。我从父亲和母亲那里懂得了,婚姻中所包含的那些琐碎与无奈,原来都可以成为浪漫的理由。

相关阅读

生活随笔  励志文章  搞笑文章  人生哲理  人生感悟  文章荟萃  短篇小说  故事会  
经典语录小学作文心情日志情感日志qq空间日志中学作文幸福日记现代诗歌优美语句伤心日志读书名言高中作文亲情文章快乐日记爱情语句非主流日志大学作文优美散文qq日志友情文章爱情诗歌唯美句子名言警句英语作文伤感散文情感美文难过日记爱国诗歌感悟语句搞笑日志感情名言文章荟萃无聊日记空间文字爱情名言
提供精选散文,情感文章,心情日记,诗歌大全,经典语句,qq日志,名言大全,优秀作文,伤感日志,经典文章,网站地图,tag,在线阅读
散文网-经典散文推荐 www.sanwendaquan.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0 sanwendaqu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4029310号-4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