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散文网 > 精选散文 >> 优美散文 >> 正文

油菜花来淡淡香

时间: 2015-1-30    阅读: 次    来源:
 六月的油菜花田,远远望去,一片美丽的鹅黄。走进去,置身花海,闻到淡淡的香。我们这原本是没有油菜花的,之前在图片上看过,知道婺源的油菜花很美,花美,配上徽派的民居就更有韵味。我们这从去岁开始也有了油菜花了,春天就听人说过,初冬的时候,和姐姐母亲们一起去,第一次见。微冷的天气,身穿着老北京瑞蚨祥的紫地黑花的锦缎刺绣褂子,挽着发髻,脚上踏着千层底的绣花布靴,就走进了这片花海。发微信在家族群里,在南方打拼的孩子们诧异的问,是在咱老家吗?怎么会有油菜花?
  是的,我们这个小城,也有油菜花田了。这些花,在勤劳的人们手中盛开。我们这没有婺源的白墙灰瓦,有的是参天的白杨树,有的是顽强的旱柳,有的是一望无际的稻田,有的是芦花飞舞的芦苇荡。就在这北方广袤的土地上,有一片花田,它在农人们的手中辛勤哺育,想必他们在播种开始,就怀着一个小心思,就想着等到这花开的时候,人们的惊诧和惊喜。
  我是一个爱花的女子。这份爱,源于自幼时家里房前屋后的那一小片花田。源于我勤劳智慧的父亲母亲,他们将朵朵花香种植在我的血液里,使得我这顽强的生命,在人生的任何时候,都不会枯萎、凋零。大哥用他的牡丹相机,在黑白胶片上,记录了我和父亲、母亲在自家庭院里和花们共度的时光。父亲的眼睛、嘴角一直都洋溢着笑。这份笑容,即使他化成了灰,我依然能够在每一朵花灿然的花瓣里找寻的到。
  我们家的房前屋后,一直都花香不断。隆冬时节,大雪纷飞,万物沉寂在冰封的世界,然我家三间茅草屋里却温暖如春,地炉子跳跃的炭火,土炕之上的窗台上花开朵朵。玻璃翠有着青翠的叶子,灯笼花花萼倒挂,臭海棠花团锦簇。
  母亲种的花拥簇了满满一个院落。我有一张少年时期的照片,头戴白色太阳帽,站在盛开的紫茉莉花丛里,一脸灿烂的笑。我们家的串红可以一直红到深秋落霜之后,因为细心的母亲每到傍晚,都会用一大块塑料布把它蒙起来,这样夜晚的霜降就不会夺走它的红颜。荷兰菊,月季,还有许多我叫不上名字的花次第的开,温暖了清贫的日子。而大舅家屋后盛开的芍药,是让我无比艳羡的。年少的我总是走过羊肠小路,来到大舅家整洁的院落,再从他家的中堂穿过,来到屋后的勺园花丛,蹲在那看那大朵大朵饱满的花,闻那一阵阵香。而末了,也总喜欢踩踏几声老风琴,听那动听的琴键发出悦耳的声音。
  牵牛花无需刻意细心呵护,去岁落下的种子,在今年雨水的滋润下,就会在坡上,园子的栅栏上,恣意的攀爬起来,花朵颜色有艳丽的粉,有高贵的深紫。花瓣形如一个正在广播的小喇叭,我们就常常叫它喇叭花。
  这些记忆里的花,都是一朵朵,一丛丛,多说也就是一小片的。而眼前的油菜花,足可以称之为花海了。
  今年走进油菜花田的时候,恰逢端午节。早上刚吃了二姐包的清香的粽子,就了二哥拿来的香嫩可口的野鸭蛋。挽着母亲的胳膊,再一次走进这盛开的油菜花田。这方元足有十几亩地的花田,也真的吸引了许多来观赏的人。便道上摆满了车子,花田里人们三三俩俩的走在间道上,这是个无风略有云的日子,刚好适合人们在正午在这里观赏。母亲走在花田里,浑浊的眼睛望向这满世界的鹅黄。我沿着踩踏的小路,小心翼翼的站在花丛里。生怕一闪身,踩折了哪怕一棵油菜花。世界在这一刻,重归安静和美好。没有喧嚣,远离繁华。双足踩踏在松软的泥土上,犹如走在小时候雨后初晴的羊肠小路上。天空高远,不是很明亮的蓝,辉映着这一片鹅黄的海洋。
  这是个无风的日子,油菜花海就那么安静的开放在六月的晌午。几条田字型的间道,几棵站立在花田里的树,几朵天空上飘着的云,几波来了去了的游人,这花田看起来是那么生动了,那么有韵味。举起相机,从各个角度看,却总也找寻不到它最好的角度。也许,最美的风景在现实世界里,在人们的心田上。镜头的表达还是有限的。油菜花是一根花茎上,生出一小团的花团,每一个小花团,任由无数的小花朵组成。那小花小的如茉莉,虽没有茉莉的奇香,却也是淡淡的香。每一朵都那么平常,汇集在一起,就成了一篇花的海洋,一片可以点亮你心灵的鹅黄。
  着一件黄绿的棉麻长裙,带着一顶大沿草帽。我自由的在花田的间道上穿行。这花田毕竟是观赏的,是刻意种植的,这花田是有边际的。犹如我们暂时放下了些许的事务,偷得了这浮生半日的清闲。然这半日的清闲,却也是无比可贵的。这一刻的心灵是回归的,回归到自然里,回归到只有自然生生不息的世界里。闻着淡淡的花香,任凭微风轻拂长发和脸庞,这一刻,心底弥漫着油菜花的清香,眼睛映像着一大片一大片的美丽花海,一切自然的美好触手可及。这一刻,自己不再是那个母亲,那个穿着高跟鞋咯噔咯噔的女人,不再是那个走在追梦路上的疲惫之人,不再是要去想很多很多前世因果,满腹心事的人。这一刻,我做回了那个被父亲和哥哥们驼在肩上的女孩,做回了那个跟随着姐姐们走在夜路里去看一场电影的女娃,做回了清晨睡醒,就欣喜于母亲在园子里采摘来的带着露水的一碗紫黑香甜的天天的那个馋嘴的孩子。做回了可以用心去体味自然,用笔去抒写世界和人生的自己。
  不远处,家人们向我招手,我看见母亲的白发在那片鹅黄的海洋上飞舞,犹如一朵蒲公英。我加紧了步子,走向母亲。 

相关阅读

散文随笔  经典散文  抒情散文  优美散文  伤感散文  亲情散文  写人散文  情感散文  爱情散文  哲理散文  精美散文  写景散文  英语散文  古代散文  游记散文  友情散文  写物散文  记事散文  短篇散文  
经典语录小学作文心情日志情感日志qq空间日志中学作文幸福日记现代诗歌优美语句伤心日志读书名言高中作文亲情文章快乐日记爱情语句非主流日志大学作文优美散文qq日志友情文章爱情诗歌唯美句子名言警句英语作文伤感散文情感美文难过日记爱国诗歌感悟语句搞笑日志感情名言文章荟萃无聊日记空间文字爱情名言
提供精选散文,情感文章,心情日记,诗歌大全,经典语句,qq日志,名言大全,优秀作文,伤感日志,经典文章,网站地图,tag,在线阅读
散文网-经典散文推荐 www.sanwendaquan.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0 sanwendaqu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4029310号-4
返回顶部